fun88乐天使备用,fun88官网
学生作品

善如夏花

2015-09-19
高(507)班 田沁锋
3418

那是一个柔和的下午,夏季温暖的阳光轻柔懒散地卧在公园的草地上,棉花糖似得云朵在天幕上躺着,游着。难得一个闲适的下午,我们一家三口来到公园懒懒地靠在公园的木椅上,享受着微风的轻抚和野花的芬芳。

偶有蝴蝶悠悠舞过,扇出点点的白花。麻雀衔着打湿水的叶子摇摆,清凉之余喜悦地欢鸣不断。原本只是路边的一排灌木竟也享受这夏季的恩赐,开出朵朵悦人的花儿来,望去,这一抹抹色彩令人有几分着迷了。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只是——有一个老人身体曲得像一棵枯树一般立在那里,不细看还不易发觉。

他着一件旧皮衣,牛仔裤洗的发白了,脚上是一双擦过却没抹好油的皮鞋,虽都有些旧了,不过算是整齐。细看,他的头发已是花白,眼球深凹,消瘦的脸上布满褶皱,却洗的很干净,应是饱尝了岁月的洗礼吧。他时而上前。时而退后,眼神躲躲闪闪却一直向我们投来。

在他反复的走动之后,慢慢地向我们走近。

“小哥,擦皮鞋吗?”他走到父亲身旁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父亲起身看向他,老人的眼神里透出极为复杂的情感,羞涩、胆怯、希望、灰心……父亲笑了笑:“好啊!”老人迟缓地把他简陋地工具箱搬来,抖动地接过鞋子,呆滞了一会,开始擦起来。看着他慌乱的动作,我们明白,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竟是个新手。

果然,一会他拿来的是一双被刷得花花绿绿的鞋子。我露出了不悦的神情,老人一过来便说:“真的不好意思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父亲站起来笑道“老大哥没关系,你不太会擦吧?”老人头微微点了点,父亲思考了一会,似乎想起了什么,道:“我来教你吧?”我疑惑不解,本是一家人开心度过的下午,难道就要被这个老人打扰吗?我忙拉拉父亲的衣角,示意他不要。可父亲却一点也不在意。老人头又点了下,父亲马上脱下鞋,赤着脚蹲在一旁,开始教老人擦皮鞋。老人开始既疑惑,又羞涩,呆呆地站在那里,回过神来时,父亲已经带上手套等着他。他哽咽了一下,之后便跪在父亲身旁,认真学了起来。

一直不说话的母亲也笑了起来,起身离去,我无聊地环顾,那一丛野花似乎更加鲜艳了,我凑过去拾下一两朵,香气瞬间溢满我的身体。回过头时,老人此时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羞涩与胆怯,身上散发着认真专注的精神,而父亲也在认真地教他。

这让我想起了以前遇到的刷鞋匠,他们有的已是年过半百,有的是青壮之年,有的孤身一人呆在角落里等着客人,有的放下面子来吆喝宣传,甚至有时还会叫上家人,带着孩子一起来刷。他们是不容易的。父亲每每遇到总是力所能及地帮他们一把来刷个鞋。我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何这样固执地坚持着他的善良,每当我问起时,父亲提及的总是四个字————善如夏花。 

学成的老人犹豫了一下,羞涩地向我们道:“让我再为你们擦一次鞋吧!”父亲忙推辞,老人再坚持着: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!”我想了想,道:“爷爷,你擦一下我的鞋吧。”老人高兴地接过鞋擦起来,干枯黝黑的双手小心地舞动着,时不时拭一下他闪得有些刺眼的额头,眼中夹着的笑意倒让眼角的鱼尾变得可爱了几分。一会,一双光亮如新的新鞋被递了上来,紧接着是老人灿烂的笑颜在和风中宛如一朵夏花一般,我把原本采的野花忙塞到老人手里,一把抱住老人。老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惊了一下,接着,眼泪想她的眼中落了下来。温暖、真诚、和野花的香气揉在一起,紧紧裹住了老人和我。

下午的阳光似乎要泄尽了,老人颤抖着收拾好工具,双手合十向我们鞠躬,父亲赶忙扶起老人,老人一遍遍的重复着:“真的感激啊,真的感激啊!”母亲回来了,不知从哪里拿了几盒饭。父亲看都没看直接把饭放到了老人的手里。老人先是一楞,准备退回时却迎着父亲母亲温暖的目光,便低下头去,哽咽着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你们真是大好人啊!”

此时夕阳落在地平线,耀出一片片金黄,麻雀归巢了,蝴蝶飞走了,剩下的是这个瘦弱的老人抽泣的影子和路旁一排野花的芬芳。他应是经历过我们想不到的难处,年过半百出来擦鞋的生活也应该是艰难的,但我想若是人们能似这样擦个鞋而已,他那微弱的火焰也会熊熊燃烧起来吧。

“善如夏花”,我想我明白了。善良并非什么宏伟的,惊天地的大事,它可能很小,似路旁的野花一般。但只要它绽放开来,香味所溢之处,定会给人温暖与幸福。恰似那天父亲的一番话,母亲的一盒饭,我的一把梳子一般,让老人,让我们一家都感受到了温暖与幸福。

尽管那天下午我们并没有如预期一样在公园里悠闲的享受阳光,但我们却感受到了比阳光还要温暖的温暖。我们不知道那个老人的名字和经历,但我看到了、听到了——善良似夏花一般在老人的心田里温暖美丽地绽放开来!

 指导老师:吴璟老师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